今年4月1日,是“海空衛士”王偉犧牲整整20年的日子。這兩天在浙江安賢陵園功勛苑的王偉烈士墓前,許許多多的人,自發前來祭奠。昨天下午,記者來到烈士墓前緬懷王偉,致敬英雄。

  英雄精神的傳承

  跨越二十年的戰友前來祭奠

  昨天下午,杭州的雨停了,但天空有點陰沉。

  走近烈士墓,發現烈士銅像被擦拭得干干凈凈,“王偉,海空烈士”幾個銅字油光锃亮。墓前的大理石上擺滿了祭奠物品,除了王偉曾經駕駛的殲-8Ⅱ戰斗機模型外,還有他生前沒見過的新型戰斗機模型和航母模型。

  墓前擺著兩封信,特別顯眼。因為下雨,工作人員把信塑封了起來。

  一封信,是對英雄的悼念詩:“紛飛的血肉,詮釋了你對共和國的忠誠,你為你的祖國竭盡所能……”

  還有一封信,署名是“您跨越二十年的戰友”。信箋上的抬頭是“上海交通大學”,總共3頁。安賢園工作人員單璐,是在28日上午9點發現這封手寫信的。看完后,她潸然淚下。

  “在信中,他講了自己受王偉事跡鼓舞后加入海軍的故事。”單璐介紹說,“當年還是大一新生的他,在刷微博時意外刷到了王偉的事跡,心中沉睡多年的軍旅夢,宛若深埋地下的種子感受到了春意,開始萌發。經過連續兩年的應征,他在2018年9月如愿加入了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新兵訓練結束后,他又恰巧分配到了王偉生前所在的部隊……服完兩年兵役后,他開始繼續學業。”

  寫這封信的“他”,是誰呢?

  據單璐的同事楊力平猜測,可能是一位穿白色海軍制服的小伙子。他記得28日上午8點半,有位身著白色海軍制服的小伙子來到王偉烈士墓前,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他足足敬了六七分鐘,當時我內心很震撼,感受到了英烈烈士精神的傳承。”于是,楊力平默默拍下了照片,沒有上前打擾。

  每年,自發來王偉烈士墓前掃墓的人很多。這里還是園內主要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這十年來,每年來祭奠英雄的人絡繹不絕。”

  已經在安賢園工作十年的單璐親眼見證了這些年來大家對英雄的懷念,她說全國各地來的人都有。每年三四月來的人最多,今年,有不少部隊官兵、中小學生、退伍軍人和熱心市民前來祭奠王偉。前幾天還有一個從上海趕來的唐先生,特意把自己制作的殲-8Ⅱ型戰斗機放到王偉烈士墓前。

  我為你驕傲 為你自豪

  明天就是4月1日,王偉犧牲整整20年的日子。屆時,王爸爸王媽媽也會從湖州趕來安賢陵園。

  3月27日,王偉59歲的姐姐王琳在微信朋友圈發文說:翻著翻著,在一堆發黃的照片上看到了小時候聰明、帥氣又有點調皮的你,但穿上軍裝一直是你幼小心靈中埋下的種子,長大后也是你一直的努力的目標,我為你驕傲、為你自豪。

  照片上的王偉5歲,他的姐姐王琳當時10歲。

  昨天晚上,電話聯系上了王琳。

  回憶起小時候,王琳說,她和弟弟是在湖州“放養”長大的,父母親雙職工,爺爺聽力不好,所以弟弟整天跟在她屁股后面。她的同學都認識王偉。

  “王偉三四歲時,那時沒有玩具,爸爸用木頭給他做‘槍’,把爺爺的拐杖改成‘機關槍’,竹片劈成箭,用木頭削成大刀,我弟弟就整天拉著小伙伴‘打仗’。”王琳說,那時候,要喊弟弟回家吃飯,她都會用王偉的小名“小宏”。附近的同學們都幫她喊:“小宏,你姐姐找你了……”

  想起往事,王琳一件件一樁樁說來,就像剛剛發生的一樣:弟弟小學了,趁著暑假,天天去河里游泳;后來他報考警校、當兵、找女朋友,都會第一時間告訴她。

  “我的兩個阿姨和兩個姨夫都是軍人,媽媽三姐妹,每一家都出了一個飛行員。”王琳回憶,因為耳濡目染,小時候她也想去當兵,但因為身體瘦弱(8歲時還因闌尾炎開刀),奶奶堅決不同意,因此她的當兵夢破滅了,這也是后來王琳支持弟弟去當兵的原因之一。

  上世紀80年代,王琳父母的工資只有幾十塊,要培養兩個孩子,壓力很大。王琳決定不參加高考,18歲時在湖州飯店找到了工作。一個月23元的工資,她拆成了幾份:伙食費5元,孝敬給奶奶5元,給王偉3元,剩下的都攢起來。

  知道情況后,上中學的王偉主動要求去煤廠打工,以減輕家里的壓力。“其實我爸還是煤廠廠長的師傅,但是我爸覺得男孩子就是要鍛煉的,所以拒絕廠里的照顧,要求給王偉安排最苦最累的活。”

  就這樣,王偉成了一名拉煤工人,暑假里,步行二三十分鐘,頂著烈日去拉煤,一天賺一塊錢。那時候,王琳抽空去看弟弟,都會給弟弟帶上一根冰棍。

  18歲時,王偉去當兵了。回家探親,王琳就拉著弟弟去了當時最熱鬧的駱駝橋,毫不猶豫地花60多元的“巨款”給他買了套當時流行的牛仔衣,“弟弟穿著非常高興,小伙子正想要打扮的年紀。”

  知道弟弟喜歡作詞作曲學唱歌,王琳又花了五六十塊給他買吉他。“我從小就(被父母)當兒子用的,性格有點急。弟弟脾氣好,像媽媽,人緣也很好。后來部隊里又磨煉了他的意志。”

  王偉的妻子阮國琴是他的同學,他們的婚事就是王琳一手操辦的。1992年,王偉的兒子出生了。“弟弟提出來讓我幫忙帶孩子,我答應了。沒想到,意外來了……后來侄子和他媽媽去了北京。”

  “他和我女兒一樣,都是海軍工程大學畢業,現在在部隊工作。”說起侄子,王琳掩飾不住的高興,“他打電話來過了,說:‘阿娘(姑姑),告訴你好消息,我考了北大研究生,是在職讀的。’”

  英雄墓內埋著王偉的一套舊軍裝

  20年來,人們沒有忘記他

  王偉墓,其實是一個衣冠冢。

  2002年3月27日,王偉烈士墓在安賢陵園落成。

  2002年4月1日,王偉烈士犧牲一周年祭日,追悼儀式在墓前舉行,家屬將他生前的遺物放入墓中。

  “當時拿了家里的一套舊軍裝放進去,是他曾經當區隊長的時候穿過的。”王琳說。

  2002年建軍節前夕,王偉妻子阮國琴把從南沙帶回來的沙土,灑在了丈夫的墓前。

  往年清明節,王偉父母都會來杭州掃墓。去年考慮到疫情防控,外加腿腳不便,掃墓計劃沒有成行。兩老為抗疫捐了一萬元。

  去年10月,王偉84歲的爸爸中風,兩個月后,他78歲的媽媽也中風了,幸虧王琳發現得早,兩老沒有留下后遺癥。王琳的身體也不好,兩年動了三次手術。

  想到離去的王偉,王琳的眼淚水掉了下來。她在電話里嗚咽說:“今年的4月1日,爸爸堅持要來(杭州),他怕再不來的話,會留下遺憾。”

  事跡簡介:

  王偉,男,漢族,中共黨員,1968年4月生,浙江湖州人,1986年6月入伍,生前系原南海艦隊航空兵某團中隊長,一級飛行員。2001年4月,在執行對美軍電子偵察機跟蹤監視飛行任務時,為保衛祖國領空,遭美機撞擊被迫跳傘墜海壯烈犧牲,被中央軍委追授海空衛士榮譽稱號,被追授中國青年五四獎章。